2012年6月刊最新订阅量93万

欢迎订阅免费期刊:

您的E-mail:
申请网易邮箱

*邮箱名字中不要带有非英文,数字的字符

游戏大本营连载小说《斩魂》第三节

网易大本营-垣秋2013-02-28
核心提示:

  上节回顾:第二节 传承巨阙

  第三节 大兴风云

  开皇二年六月十八。帝命左仆射高颖,将左大匠刘龙,钜鹿郡公贺娄子干和太府少卿高龙叉等主持营建新都,命太子左庶子宇文恺任领营新都副监。宇文恺恰是当世最为杰出之建筑大师,其充分利用地理条件设计大兴城,应《易道》乾坤之法,以龙首原上六条高坡为核心作为大兴城之骨架。其都城平面布局整齐划一,成形为矩形。东西约长18里115步,南北约长15里175步,总面积约为84平方公里。——《江湖志·舆地·大兴》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客官进来玩呀~哟,还害羞呢!”

  “烧饼!热腾腾的烧饼!!!”

  叶青帝此时刚踏入大兴外城门,就被淹没在这繁华帝都各式各样的叫卖声中,随着入城的人流漫无目的的游览四周的光怪陆离。这些新鲜事物着实让他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他甚至不能用自己家乡小镇最热闹的年会与之相比。

  “住店吗?客官住店吗?”叶青帝不知所以的被拉进一家客栈,这才想起来父亲交代过住宿由朝廷指定,再闻到大厅内各色食物的香味,便觉腹中空空,忙出声道只是吃个饭而已。当下由店小二引路坐下点罢了两荤一素一壶老窖。等着上菜,这才闲下来细细观察四周的环境。这不大的客栈里宾朋满座,人人都在议论着明日的观鉴大会。这客栈酒馆之类的男人当然多,所以听见最多的议论还是关于那女乐宫和仙子府的消息。

  等到酒菜上齐了,便开始大口大口进食,只是身后一席话却是让叶青帝的粗狂奔放稍微收敛。只是细细的声音道:“公子,你看那山野农夫似的小子,像是没吃过肉似的。”接着就是清脆的笑声传入青帝耳中。

  这一番话确实让未经世事的叶青帝不好意思起来,也放慢了动作,却红了脸。待到吃完结账,拉住店小二问过了去内城的路,出于惊奇回头看了一眼方才嘲笑自己的两位“公子”。这才走出了店门,一边细细观赏这天下第一城的风情,一边朝着内城方向踱去。

  这大兴城内虽然市侩繁华,贾富官高,却也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在宫城和皇城之外,根据高地亲疏的权力关系,分布官僚宅邸和寺观,接着才是老百姓生活的坊间,叶青帝看出了这些门道,却也暗地佩服这都城的设计者,官署民居各得其所,倒也是秩序井然。

  “朱雀门”三字映入青帝眼帘,而他所站在的地方正是这宽达150米的朱雀门。交上了受邀函,叶青帝被侍卫待到了住宿的官邸。是隋皇室专为接待宾客而建造出来的一片建筑。随身份地位或受重视程度而定住宿规格,像叶青帝此刻只能是住在一个大院内的单间里,就像是在客栈内一样。这房间倒也是干净整洁。青帝将行李包裹整理好,便走出了房门,来到了院内石凳处坐下,旁边专门服侍来客的下人上前沏了茶。

  难得在这繁华嚣杂之中找到一丝清净,不到两分钟,就被院外人们逐渐高亢的议论声破坏殆尽。叶青帝将手扣进茶耳内抓起茶壶,悠悠晃晃的来到大门处,着实被门外的情景弄的摸不着头脑,这人群聚集的速度以及规模就似在蚁巢边丢了一块糖。人们一边有序的聚集在街道两边,也一边大声而毫不掩饰的议论。

  “你说这女乐宫派来的人该是那琴棋书画哪一使。”

  “谁知道呢,反正他们的宫主肯定不会来,听说女乐宫主甄若曦有绝世倾城之容貌啊。”

  “哼哼,就算让我看我也不敢,反正见过宫主容貌的那些人到现在没有一个能活着。”

  叶青帝这边听见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那边在路的尽头也来了一队人马。入眼是清一色的粉红,粉红色的衣,裙,以及遮面的纱。还有那三抬粉色花轿。叶青帝在怀疑不知除了这几十人都是女人,那些马匹估计也得是母的。随着女乐宫的人马越走越近,那些围观的群众也开始起哄吹哨。这形色江湖,难眠有些粗俗无礼之人更是说出些下流粗鄙的调戏之语。

  “咻。”叶青帝眼神突然锐利起来,只见寒光一闪,在路边方才出言不逊的一名武者正睁大眼睛捂着自己的脖子,那是一柄女乐宫特质的飞刀。大量的鲜血喷涌出来溅射到两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人们身上,这才让众人闭了口不敢在有些污言秽语。

  叶青帝倒也不觉不适,似乎天生就对杀戮鲜血免疫,估计是遗传了父亲的性格,沉稳善良却不优柔寡断。

  叶青帝突然注意到了最后面的一座轿子,不由有些疑惑,前两台轿子都有不很明显的内息波动,这是到达一定境界才能达到的内敛,而那最后一台轿子分明是一空轿,这女乐宫的人也真是有趣。叶青帝正在疑惑着注视着那最后一台空轿时,让他大吃一惊的事情却发生。只见那叶青帝以为是空轿的最后一台轿子的帘子竟被揭开,一道摄魂的目光直直的朝青帝射来,叶青帝对上那深黑色的眸子,刹那间险些抓不住手中的茶壶。就在迷失前一刻,脑中一阵剑鸣将他惊醒。青帝知道是放在屋内却与自己血脉相连的神剑巨阙,却也不动声色,只是举起手中茶壶然后呷一口茶。轿中女子微微一皱眉,放下了帘子。

  女乐宫一行大概三十人,在众人的瞩目下走进了隋皇室专门为其准备的一个建筑里,那是少见的楼,一共三层环绕中井,住五六十人有余。

  看完了热闹,人们渐渐散去。叶青帝依旧倚在大门上,喝着茶,看着被侍卫新带来准备鉴赏《诸病源候论》的各世家子弟们。心中还是摸不透这次聚集这么多人来鉴赏一本偷盗他家功法而成的秘籍是为何。

  “小伙子,请点茶喝?”一个低沉的声音将青帝拉回眼前。

  “十三叔?”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这一头白发白眸,以及背后那柄长剑。只是少了曾经少年的那种锋芒毕露。曾在父亲口中无数次的提到自己有这样一个叔叔。

  “小青帝?”薛十三自从和自己从小长大的大哥叶生闹翻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个小侄儿,那年叶生带着叶青帝北上定居,这个小侄儿才两岁。可是薛十三却视之如己出,他永远也忘不掉那个小家伙在自己母亲的怀里说出的第一句话是自己的名字“十三”。这也足以见证当年叶生与薛十三感情之好。若不是叶生成天的在巨阙阁内呼喊十三,这小家伙也不会学会了。“长这么大了,好好好!”

  青帝倒是对这些事没什么映像了,只是记得自己十二岁那年,十三叔与自己父亲那一场大战染红了半壁天空。他刚想开口再说点什么,却听见街边一声惊呼,只见又是两个老熟人。

  正是今天叶青帝在进食时嘲笑他的那两位女扮男装的“公子”,如今竟然在街边脂粉铺子上看起货物,结果被几个面部有纹身的江湖人士找了茬。

  叶生从小教育青帝,拔刀江湖,有难相助。所以叶青帝不可能不管这事,向薛十三致歉,让其保管手中茶壶,自己便走向那两位女子处。

  薛十三看了看手中的茶壶,再看看那个黑发高大的白衣青年。苦涩的笑笑,一边摇了摇头。